山东饲料物联网,火热示范招商中,招商电话:028-68098009
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告中心 » 行业趋势
印遇龙:用科学配方饲料喂养,猪肉好吃也安全|《三农大家谈》第4季第7期
 [打印]添加时间:2021-09-13   有效期:不限 至 不限   浏览次数:13
   印遇龙,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农业农村部动物营养实验室群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主要从事畜禽营养代谢、绿色养殖技术、非常规饲料原料高效利用以及养殖过程废弃物减控等领域研究工作,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荣誉称号。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印院士您好,欢迎来到《三农大家谈》。随着我国饲料工业的不断发展,以及养殖业规模化水平的提高,过去人们用谷物来饲喂畜禽,现在人们改用饲料来饲喂。有人说,过去用谷物来饲喂畜禽,他们的肉会更好,而现在用饲料饲喂的畜禽肉是不健康的、没有营养的。对于这种说法您怎么看?
 
  印遇龙:这种说法是片面的,就是说过去用谷物饲料喂的畜禽,肉好吃一点,这个是表面现象,有它的正确性。因为我们做过系统地研究,无论是猪也好,鸡也好,喂谷物饲料也好,喂配方饲料也好,如果时间拉长的话,它的肉都好吃。那为什么过去的肉好吃呢?因为过去采用不科学的配方,就长得慢,就是说主要看时间的长短。我们做过实验,用配方饲料喂一年,跟吃谷物饲料喂一年,味道没什么区别。
 
  但是我们不主张像过去那样用谷物饲料去喂猪,或者是喂鸡,主要是过去的方法不科学,没有根据畜禽的营养需要进行供给,它是盲目的,就是说有啥喂啥,但是这种方法不科学。我们做过实验,有一篇文章叫做传统家养喂猪和配方饲料喂猪,实验结果就是说按照传统的方法去喂猪,他的料肉比要到4.2:1,但是我们按照科学饲料配方的话,在80年代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做到3.1:1,那意思就是说4.2和3.1,猪要多吃很多的饲料,就是说用同样的时间,我们猪的增重要增加1/3,但是我们的风味跟它是一样的。
 
  所以这种说法有一定的科学性,但也有它不正确的地方。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如果全采用传统养殖方式来进行养殖,能够满足人民群众的肉食需求吗?
 
  印遇龙:那肯定是不能满足需求的,50年代和60年代的人都知道。它为什么不能满足需要?主要没有按照科学的配方,猪啊,它吃得多,长得少,吃多了就浪费掉了,动物跟人一样,它有一个维持需要,那就是说猪只吃素或者是这些泔水之类的,基本上只能维持它的需要。动物的生长首先要满足它的维持需要,之后才能用于长肉或者长脂肪。所以这个是很明白的道理,我们过去是没得肉吃的,是不能够满足人的。要是按照有的人的说法,按照传统的方法去喂猪、去喂鸡,就可能回到以前了,我们一个月吃不到肉,年轻人只知道味道好吃,但是没有体验到我们过去没有肉吃的时代。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近年来,饲料添加剂这个词逐渐走入了大众的视野,但是许多人并不了解它,请问饲料添加剂添加的是什么?饲料添加剂是必要的吗?它在养殖业中到底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呢?
 
  印遇龙:饲料添加剂是非常非常的重要。我们中国的饲料工业,改革开放以后进行科学配方,添加饲料去饲喂畜禽,一个就是节约饲料,让动物的生长速度加快了。添加饲料里面包括了添加剂,比方说维生素、微量元素、微生态制剂、植物提取物等等。这些添加剂直接添加在饲料里面。按照农业农村部的规定,那就是营养的一个补充剂,也是催化剂,比方说维生素,维生素a维生素b我们人也吃吧,畜禽更加可以吃,人吃得安全,畜禽更加安全。微量元素它是酶的催化剂,也是不可缺少的,我们人也要补充这些微量元素,还有一些矿物质,比方说钙磷也是必须的,动物的生长离不开这些添加剂。
 
  我们为什么要使用添加剂呢?比方说我们用豆饼玉米去配饲料的时候,或者我们有一些非常规饲料配的时候,它有些微量元素和维生素,不能够满足动物的需要,我们就给它添加,所以我们添加剂是正规的,只要按照农业农村部的饲料法规目录去添加,不要非法地添加。可能有一些个别的企业不讲科学乱加,或者加了一些违禁的药物,这是个别现象,这种违法行为不能和饲料添加剂这个行业混为一谈。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根据农业农村部公告,自去年也就是2020年7月起,畜禽饲料实施全面禁抗,为什么我国要实施饲料禁抗?饲料禁抗之后,养殖业发生了什么变化?养殖业又该怎么做呢?
 
  印遇龙:饲料禁抗,我认为是很好的。因为过去我们借鉴国外,尤其是美国的经验,给饲料里面加抗生素,它主要有抑菌的作用,再来还有促生长的作用。但是近年来,科学研究发现抗生素要是滥用的话,可能就产生耐药菌,这是为什么要禁用。抗生素要是长期在饲料里面添加,虽然对动物有好处,但是它排出体外以后,很可能对我们环境里面的一些药产生耐药性。现在我们也跟欧洲学习,因为欧洲是禁抗比较早的,我们农业农村部从去年开始禁止在饲料里面使用抗生素,这个决定是正确的,这是满足对人民健康的需要。
 
  在禁抗以后,大家也可以看出来,对国内的畜禽生产影响还是不大的。因为我们国内在这方面研究也是很早的,比方说我1999年从加拿大回来,就开始进行这方面的研究,我在国外的时候也在进行这方面研究,比方说我在加拿大圭尔夫的时候,在90年代末,我们和加拿大的农业部龚建华教授合作,我们用国内的植物提取物,用我们的儿茶素,还有一些迷迭香、植物精油,那时候就跟他们进行了一些研究。国内其实在替代抗生素饲料里面的替代产品的研究还是有很多储备的,所以禁止以后,大家也没有感到惊慌。比方说我们通过低蛋白质日粮,通过合理的饲料配方,通过生物饲料,还有国内做好多生物饲料的,通过发酵饲料,去除抗营养因子,再结合低蛋白日粮,用我们的中草药植物提取物,还有微生态制剂,基本上对我们的畜禽的生长没有什么影响。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长期以来,我国很多地方养猪的不种地,种地的不养猪,形成了一种种养分离的局面。请问种养分离有什么样的缺点?我国近年来一直在提倡种养结合农牧循环的发展方式,就目前养殖业的现状来说,我们的养殖业应该如何做到种养结合?
 
  印遇龙: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课题,也是畜禽养殖污染防控与资源化利用国家工程实验室的一个重要任务。我认为,只有做到种养结合,才能够将畜禽的粪便消纳掉,因为畜禽的粪便不通过种养结合,不通过农田或者经济林或者经济作物消纳的话,它就是一个污染物,但是只要我们把它消纳以后,比如说用这个发展水生经济作物,我们的沼液,或者到农田里面、果树林里面、森林里面做有机肥,这个时候它就不是个污染物了,就是一个很好的东西,就是一个营养素。我形象一点说,就相当于人吃的大米、吃的肉,只要我们把畜禽的粪便合理利用起来,粪便也是一个宝。
 
  但是现在为什么造成一些畜禽的粪便不能够利用?主要是有些地方对农业的重视程度还不够。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要发展农业,就不能有抛荒地。现在中央有政策,哪个省要是有抛荒地的话,管农业的省长就要追责。抛荒地一存在的话,粪便就没有地方消纳了。所以我想,要改变这个问题,就要把农业抓好,不能有抛荒地,有抛荒地的话,我们的农牧结合也做不好。所以我认为以后还是个政策的问题。就是说要鼓励农民去创业、发展畜牧业的同时,也要发展我们的农业,绝不能有抛荒地的存在。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我们知道,畜禽粪肥中会残留一定的金属元素,从实际上来讲,这些残留对土壤还有农作物有哪些影响呢?这些残留是怎么形成的?我们应该如何减少畜禽粪肥中的金属元素残留?
 
  印遇龙:我认为这不是一个普遍现象,比方说,我主持了中国科学院的一个STS项目,就是粪肥重金属减量的项目,通过我们的长期研究,微量元素和矿物元素,在过去的话还是有个别的现象,有一些企业为了追求动物的生长速度和经济效益,使用了一些品质不高或者一些劣质的无机的微量元素添加剂,比如用一些工业的废弃物,加工的硫酸铜或者氧化锌,通过我们的分析,这些无机的硫酸铜或者氧化锌,就含杂质铅、镉、砷比较多。现在我们这个项目解决的办法是什么呢?一个就是要求企业,就是添加剂、微量元素添加剂企业,要选用食品级的微量元素,它的铅、镉、砷就比工业级的低多了,就跟我们人喝酒一样,你喝工业的酒精,我喝发酵的,它是不一样的,这是我们这个项目。
 
  还有一个,使用有机的微量元素。通过我们的实验,使用有机微量元素和提高微量元素的利用率,可以节约我们宝贵的矿物元素,同时排放也少了,利用率高了。我们的微量元素和矿物元素是不能够再生的,是我们的宝藏,我们饲料企业要是滥用或者不精准用的话,一方面造成浪费和污染,另一方面使我们的矿产越来越少。我们这个项目就是一方面鼓励企业使用食品级的微量元素,不要用工业性的;另一方面鼓励使用有机微量元素,提高微量元素添加剂的利用率。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好的,谢谢您和我们分享这么精彩的观点,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