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饲料物联网,火热示范招商中,招商电话:028-68098009
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快报 » 行业资讯 » 正文

四川贫穷家庭,4兄弟卖饲料致富,2个成首富,总身价2000亿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3-02-25  浏览次数:1
核心提示:  自古以来,刘氏多出豪杰。  秦末的刘邦,在汉中称王,东汉的刘备,在成都建国。  民国时期刘文辉、刘文彩大放异彩。  
   自古以来,刘氏多出豪杰。
 
  秦末的刘邦,在汉中称王,东汉的刘备,在成都建国。
 
  民国时期刘文辉、刘文彩大放异彩。
 
  刘汉元带着市值1000亿的通威集团走到巅峰。
 
  刘氏四兄弟的战绩更为人佩服:
 
  大哥刘永言创立把大陆希望公司,成为中国变频器行业的销售冠军。
 
  三弟刘永美靠着自己的努力,跻身于零售行业、商业地产,成为行业佼佼者。
 
  二哥刘永行与小弟刘永好两次登上《福布斯》,成为当地首富。
 
  胡润对刘永行更是毫不吝啬夸奖,称他为自己最尊敬的中国商人,敢说,说自己第一桶金的由来,敢做,在无人涉及重化工领域时,他敢于涉险试水。
 
  令吃瓜群众失望的是,他们四兄弟分家,没有狗血撕骂的剧情,也没有明争暗斗的戏码,和和气气地分家。
 
  如今,4兄弟的身价,加起来超过2000亿。
 
  但如果你知道他们的经历,大概就能理解他们这份和谐了。
 
  因为他们从小就知道,安定幸福的生活来之不易,谁都舍不得打碎这份小幸福。
 
  儿时的苦日子
 
  1939年,战火纷飞之中,一对年轻人对上了眼。
 
  25岁的刘大墉对黄埔军校战地救护班的“班花”郑康致一见钟情,刘大墉那双自带柔情的眼睛盯得郑康致心里直发慌。
 
  两人很快相爱,结婚,到1951年时,他们已经有了四个儿子,出于对未来生活的向往,身为小学教师的母亲给儿子分别取名为:刘永言、刘永行、刘永美、刘永好。
 
  合起来就是:言行美好。
 
  然而现实生活却没能像期待那样,刘大墉和郑康致虽然工作还算不错,但每个月粮食都只能定量发放,根本无法养活六口人。
 
  思来想去,他们决定将其中一个儿子送给别人,可送哪个他们都忍不下心,只能点兵点将,点到了老二刘永行。
 
  三岁的刘永行人生就此被改写,被一家卖布商人收养。
 
  没过多久由于商人太忙了,一不留神,刘永行爬上了楼梯,从梯子上摔了下来,把腿摔断了。
 
  商人怕惹事,趁刘大墉他们外出工作时,偷偷将“瘸子”刘永行送回刘家,丢在刘家门口。
 
  本来照顾四个健全的孩子已经很难了,现在又多了个“瘸子”,没办法只能故伎重演,再送一个孩子给别人。
 
  一位姓陈的农会主席,看中了两岁的老三刘永美,于是刘永美被过继到陈家,改名陈育新。
 
  然而即使送走了一个,粮食依然不够吃,之后又意外多了一个妹妹,给原本不富裕的家庭又添了几把火。
 
  大儿子刘永言正值青春期,需要营养,可几乎连一碗粥水都喝不上,之后更是饿得全身发肿。
 
  小儿子刘永好晚上睡觉,饿得只能啃舌头,给自己营造正在吃饭咬东西的感觉。
 
  在这种情况下,郑康致将自己的部分全部分给了孩子们,自己独自挨饿,白天还要工作,久而久之,身子就落下病根。
 
  之后,一家子由于时代变动,吃苦受累常有的事,老大刘永言进了工厂,其他几个孩子失去了参军、升学、招工、招干等一切机会。
 
  老二刘永行腿瘸,仍在街上摆摊修收音机;老三陈育新在村里种地;老四刘永好作为知青,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1973年临时举办的高考,刘永言拉着两个弟弟一起去考试,可刘永行因为自己腿瘸,很自卑,觉得考上也没用,摇着头不肯去。
 
  最后只有刘永言跟刘永行去参加,刘永言考了新津县第一名,被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现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系录取。
 
  刘永好进入四川省德阳机器制造学校(现四川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就读机器制造专业。
 
  1977年高考恢复,刘永行在大家的鼓励下,参加了高考,虽没考上第一志愿清华大学,但最后也进入了成都师范专科学校(现西华大学)。
 
  在陈家的刘永美也没松懈,白天干农活,晚上熬夜看书,挑粪时脑子还不忘复习昨天学过的内容,最后考上了四川农学院(现四川农业大学)。
 
  家中孩子都有了好前程,刘家日子也终于好过了一些,可刘大墉还没来得及享福,就被肺癌打倒了。
 
  1978年,改革的春风已经吹动树梢,摇得人心痒痒,躺在床上的刘大墉急忙将四个儿子喊到跟前,说:
 
  时代变好了,你们要珍惜机会。
 
  他们知道,父亲说的机会是什么,可未来情势如何,根本无法预先揣测,怎敢轻举妄动?
 
  然而有时候,要想改变,只需要一个契机。
 
  巧合之下的创业
 
  1979年,刘大墉去世,老二刘永行结了婚,也有了个四岁的儿子。
 
  当时他还在成都读书,家里收入全靠妻子,根本食不果腹,家里饭桌上一成不变的青菜、菜干粥。
 
  有一天,儿子刘相宇说,“爸爸妈妈,我想吃肉”。
 
  如此简单的要求,却让刘永行犯难了,上哪找肉?
 
  家里还剩下两块钱,可这两块钱用处可大了,是刘永行的学费、儿子上学的费用、全家下个月的开销。
 
  但一个老父亲怎么顶得住儿子那渴求的眼神,刘永行咬咬牙,拿出一块半到集市上买了一只鹅,准备炖来吃。
 
  第一次见到鹅的儿子,对鹅爱不释手,拉着它到处转,一不留神,儿子把鹅兜跑了。
 
  这下,钱花了,鹅跑了,肉也没了下落,刘永行感觉天都塌了。
 
  当晚,在与隔壁邻居聊天时,刘永行突发奇想,何不重操旧业,给人家修无线电,赚点外快呢?
 
  说干就干,第二天,刘永行写了一张大字广告报:修理无线电—又快又好,把摊子架在儿子学校门口。
 
  结果7天下来,他挣了三百多块钱,这让他想都没想过。
 
  三百块点燃了刘永行创业的热情,他一刻都无法安静下来。
 
  他急忙攥着这三百块去找大哥刘永言,连门都来不及敲,冲到大哥的跟前,激动地说:
 
  哥,我们搞点事做吧。
 
  大哥一听,觉得二弟这想法可以,况且他早有这个心思,就是没下定决心。
 
  刘永言召集弟弟们,他还专门到陈家将三弟也拉了过来,开了一个小会,商量此事。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没过多久就把主意敲定下来,开个电子厂,维修组装电器。
 
  想法有了,没有资金没有厂子,也是白搭。刘永美提出,说服集体合办,队里出钱,他们四兄弟负责技术。
 
  理想美好,现实骨感。公社书记一听这个建议,生气得大拍桌子:
 
  你们这不是带头造反吗?这个年头搞这些,是要送我们去牢里?
 
  还没萌芽的种子,就被书记一盆水淹死在田里,创业梦戛然而止。
 
  1982年,刘家四兄弟都握住了铁饭碗,大哥刘永言技术员一枚,刘永行毕业后进了县教育局,刘永美毕业后分配到了县农业局,小弟刘永好毕业后留校。
 
  可《肖申克的救赎》里有句台词说得好:
 
  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时隔几年,创业的心思成为了刘家四兄弟过不去的坎,一直围绕在他们心头。
 
  刘永美想,要不一起办一个良种场吧,自己正好有地。
 
  办良种场需要钱,四个人的积蓄不够,借款借不到,只能通过卖东西攒钱。
 
  大家东凑西凑,凑了一千块,在刘永美的养父家附近开了一间良种场。
 
  当时很多人通过养鸡大赚了一把,良种场初期定位也是养鸡。
 
  刘家兄弟通过购买种蛋,孵化成小鸡再卖掉,赚取其中的差价。
 
  让蛋孵化小鸡,对刘家兄弟来说很简单,只需要做一台孵化机就行了,可购买种蛋看似简单,却难上加难。
 
  他们需要挨家挨户上门买种蛋,买蛋难,把蛋拿回来更难,需要小心翼翼,防止途中蛋蛋相杀,撞个你死我活。
 
  兄弟们四个轮流买种蛋,刚开始轮到前三个人时,笼里的蛋们还挺和气,相安无事。
 
  到了刘永好,运蛋半路杀出条大黑狗,黑狗把刘永好笼里的200个种蛋摔了个稀巴烂。
 
  刘永好气得追着黑狗,跑了几百米,跑不动了就趴在泥地上哭得泣不成声。
 
  回到家,刘永好身上满是泥泞,几条泪痕挂在脸上,活像几条下水道。
 
  让一个成年人崩溃,不需要多大的困难,一个日常小事就可以。
 
  七尺男儿挨饿受冻都没掉眼泪,却被一只狗打败了。
 
  苦尽甘来
 
  受过了种蛋的伤害,刘永好有段时间都不敢碰蛋,种蛋荣幸被评为刘永好的“克星”。
 
  跨过了买蛋的坎,卖小鸡又是一个难题,没有顾客来买,鸡越养越多,小鸡们天天蹲在养鸡场里眼巴巴地等着。
 
  买种蛋不行,卖小鸡刘永好可在行,他为了解决卖鸡难的问题,提出一个好方案。
 
  贴广告,要是有人联系买鸡,他们可以提供送上门服务;
 
  刘永好甚至由此开创了广告风尚:在农村砖墙上刷广告词。
 
  就这样,良种场的生意越来越好,鸡儿们也有了买主,欢欢喜喜离开了鸡场。
 
  可赚了钱就有人眼红,有些人最看不得别人过得好。
 
  邻村一个农民看到同是农民的刘家兄弟赚了那么多钱,心里气不过,想通过中间倒卖一把,赚点钱。
 
  于是,他伪装成一个大户,向刘家兄弟预订了两万只小鸡。
 
  刘家兄弟被这笔大订单砸晕了脑袋,什么也没想,就把仅剩的两千只鸡给人家送过去,再买了18000个种蛋,急忙孵小鸡。
 
  这一万八只鸡还没来得及与两千小伙伴汇合,两千只小鸡在倒卖的过程中被闷死了,最后不仅卖不出剩下的一万八只,还赔了两千只。
 
  钱赔了,可剩下的小鸡还是得卖出去,不然更亏。但由于当时农忙时节,大家哪有空闲来买鸡,都抓紧时间干活。
 
  别人没时间买,那我们就送上门,刘永言召集弟弟们一起,上门推销小鸡。
 
  为了多卖一点,四兄弟每天凌晨四点,载着一笼笼小鸡,骑着自行车,从农村骑到成都,到了成都,天已经亮了。
 
  怕大家放不开面子喊卖,大家约定好,路上一边骑一边练嗓子,你一句“大家快来看啊”,他一句“卖新鲜小鸡啦”。
 
  卖完小鸡回到农村,已经是半夜。这一路本就折腾,对于有腿伤的刘永行更是要命,一来二去,旧伤复发,新伤添加,落下了永久的病根。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把一万八只鸡卖出去,每个人赚了180块。
 
  刘永言拿到了这180块,给过世的父亲买了一支酒,倒在他坟前;刘永美给养父买了一件新衣服;刘永好把钱都给了妻子。
 
  而刘永行迟迟没有用这笔钱,舍不得拿去治腿,也舍不得花掉,这是他拿命换来的。
 
  之后谁都不想再吃小鸡的苦,转战养鹌鹑,靠着鹌鹑,刘家兄弟终于成了“万元户”。
 
  刘家兄弟一高兴,挥斥方遒,在村里盖洋楼,建网球场,游泳池。
 
  赚到第一个“万”时,刘家兄弟操办了一桌酒席,桌上有菜有肉,四家坐得满满的。
 
  大哥刘永言特意留出两个位置,摆上了碗筷,碗里添满了饭,放满了肉,可父母吃不到了。
 
  “希望”的开始
 
  做生意要有底气,气势十足。1986年,四兄弟决定给养殖场取个大气的名字:“希望”。
 
  可“希望”还没来,危机已经来到家门口蹲点了。
 
  大家看到刘家兄弟养鹌鹑赚了钱,都想来尝尝鲜,不怕对手厉害,就怕对手“耍赖”。
 
  几家养殖大户联合起来搞养殖合作社,他们人手多,鹌鹑孵得快,价格又比刘家四兄弟便宜。
 
  刘家的鹌鹑无人问津,兄弟们思来想去,既然抢不过别人,那就换战场。
 
  这时,一家外资企业—正大饲料公司靠着增肥技术,占据了中国猪饲料的半壁江山。
 
  但价格很贵,想买排队都可能买不到,要想做这一行,更是难,谁都不知道怎么做。
 
  大哥刘永言无意说了一句,“要是能攀上这班车就好了”,小弟刘永好灵机一动,混进了送饲料的车,跟着车进入了这家公司里,悄悄记下生产原料,记住机器的模样。
 
  回到家,一分配工作,大哥小弟负责研发机器,二弟三弟研究原料。
 
  经过两年的研发,“希望1号”乳猪全价颗粒饲料正式上线。
 
  效果意外地好,电视台报道,报纸刊登广告,钱财滚滚而来,刘家兄弟笑得合不拢嘴。
 
  四兄弟赚到钱开心了,正大被人撬墙角可就不乐意了,正面对“希望饲料”下战帖,两家展开了一场价格拉锯战。
 
  最后,正大惨败,甘愿退出市场,希望牌饲料由此坐上了猪饲料第一把交椅。
 
  然而,由于他们带起的头,市场上掀起了一股“饲料风”,结果饲料市场又饱和了。
 
  这时,大哥刘永言自感机会越来越多,提出分家,分头寻富。
 
  没有狗血撕破脸的剧情,也没有你争我抢的戏码,四兄弟和平地分家。
 
  大哥刘永言创立大陆希望公司,进军高科技领域;
 
  二哥刘永行投身重化工业,建立东方希望公司,在电解铝行业自立门户;
 
  三哥刘永美则成立华西希望公司,继续饲料业的老本行。
 
  四弟刘永好组建了新希望集团,开始向饲料产业的上下游拓展。
 
  分家后,四兄弟在各自的领域发光发热。大哥刘永言默默无闻,把大陆希望带进了中国变频器行业,成为冠军。
 
  二哥刘永行在自己喜欢的重化工行业,也站稳了脚跟。
 
  三弟刘永美除了打造新津基地之外,还开始涉足零售和商业地产,成为这两个领域的巨头。
 
  在四兄弟里,最属小弟刘永好机灵大胆,刘永好顶着哥哥们的反对,将下属公司“新希望集团”扶正上市。
 
  1998年,新希望集团上市,刘永好开始玩转资本,进军房地产行业。
 
  1999年,他开发了成都著名的楼盘“锦官新城”,开盘仅3天,1.4亿进口袋了。
 
  1999,刘永行和刘永好兄弟被《福布斯》杂志评选为大陆最成功商人。
 
  2001年两人上榜《福布斯》,两次成为大陆首富。
 
  2005年,《福布斯》中国大陆富豪榜上,刘永行以11.6亿美元排在第5位,刘永好以11.24美元排在第6位,两兄弟不相上下。
 
  面对记者的提问,双方都对对方表示了祝福,刘永行的发言更是大显哥哥风范:“小弟那么能干,这个结果我不意外”。
 
  之后,刘永好将新希望集团接到儿子刘畅手上,刘畅在会上激动说道:
 
  保证三十年再造一个新希望。
 
  如今新希望集团市值接近750亿,妥妥的民营巨头。
 
  虽然散落在四方,但四兄弟聚集起来,依然是“希望”的一家。
 
  他们一直记得父亲生前讲的那句话:“只要家在,希望就在”。
 
  这也是他们开公司取名,都有“希望”字眼的原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The content above(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 资讯快报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快报
点击排行